小型宇宙罗曼史

练习要做完( מּ,_מּ)

[盾冬][现代AU]假如竹马是WinterSoldier

逻辑被狗吃了
~~~~~~~~~~~

Barnes一家搬来布鲁克林的时候正是冬天,放眼望去全是铺天盖地的白色,细小的雪粒飘落到行人身上,13岁的Steve小脸冻得通红,妈妈拉着他的手路过Barnes家门前,他们正把汽车后备箱的行李往房子里搬。

“看,Steve,这家也有个男孩子呢。”妈妈摇摇Steve的手,指着那幢漂亮的大房子说,Steve一眼就看到那个抱着泰迪熊站在院子中央的小孩,他比Steve高一个头,被厚厚的冬装裹成了一个球,半长的黑发有点凌乱,脸色苍白得像要跟雪景融为一体,衬得大大的黑眼圈格外明显,他面无表情地盯着院子里的雪堆,看上去似乎闷闷不乐。

妈妈带着Steve上前和新邻居打了个招呼,原来他们是从俄罗斯搬来的,黑眼圈小孩名叫Bucky,比Steve大一岁,他和Bucky就算这么认识了。他漂亮的母亲表现得客气而疏离,不过当Steve笑着向她问好时她忍不住抱怨了一下自己缺乏表情的孩子,原来那种僵硬的表情是Bucky的常态。

大人们开始聊些生活琐事,比如说哪条路离市场最近什么的。沉默不语的Bucky独自走到一边,Steve摸了摸口袋,从裤兜里掏出一块巧克力,走过去递到Bucky面前:“给你。”

“不要。”Bucky闷闷地说,目光却黏在巧克力上不愿离开。

“拿着吧,很甜的。”Steve又把手伸过去一点。

Bucky抱紧穿着蓝色外套的小熊不做声,细长的手指把布偶圆滚滚的肚子揉捏得变了形。Steve想了想,拆掉了包装纸把巧克力掰成两半,将大的那一块送到Bucky鼻子底下:“那我们一起吃吧。”

犹豫了一小会,大概是被巧克力的香气所诱惑,Bucky做出一个意想不到的动作,他没有用手去拿,而是直接张嘴咬了一口,褐色的巧克力碎屑粘在他红红的嘴上,Bucky察觉到,伸出舌头舔了舔。

Steve愣愣地举着手,他想起了家里的小狗,也喜欢直接从他手上吃东西,湿漉漉的鼻子拱得他痒痒的。这小孩看着挺不好相处,为什么突然又变得这么可爱,Steve的心像巧克力一样化掉了。

第二次见到Bucky,是在学校的操场上,几个男孩围着他,嘲笑他的俄罗斯口音和长头发,其中一个人甚至开始抢他的书包。

“住手!”Steve想都没想就冲了上去,推了那个动手的孩子一下。

“瞧瞧,这里有人想当英雄呢,啊哈,原来是个小矮子!”那人不屑地瞟了Steve一眼,粗暴地拉住他的衣领,作势要揍他。

由于体质孱弱,Steve比同龄的孩子都要瘦小,遇上这些高年级的男生,更是像个小鸡仔似地被拎了起来,眼看对方举起的拳头就要落在他脸上,Steve反射性地闭上了眼睛。

只听得一声闷哼,Steve感到钳制自己的手松开了,他睁开眼睛,发现刚刚还抓住自己的人扑倒在一旁,地上还有几点血迹。Steve惊愕地看着挡在他身前的人,是Bucky,他的左手还防备性地抬起,上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反着光,他似乎用这只手狠狠揍了那人一拳。

“混蛋,居然敢打我!”被打的孩子爬起来,怒发冲冠地骂道,被惹怒的男孩们正要围上来攻击他们,不远处却传来某个老师的吼声:“干什么呢,那边的!?”

众人顿时做鸟兽散,Steve也忙拉着Bucky跑开。

回家的路上,Bucky居然主动开口说话了:“谢谢,不过你用不着那样做。”

“没关系,反正我也没帮上什么忙。”
他的口音虽然有点奇怪,但声音却意外地柔和,Steve忍不住想多听一点,他想起Bucky手上怪异的光泽:“对了,你左手上装了什么东西吗,刚才你打人的时候闪了一下。”

Bucky吓了一跳似地迅速捂住自己的左臂,阴郁地皱着眉头,不知在想什么,Steve以为他不会回答了。

“矫正器,”Bucky小声说,“不太好看。”

“怎么会,很酷啊!”Steve笑着拍了下Bucky的背,Bucky停下脚步,眼睛睁大了一些,好像有点吃惊,几秒钟后,Steve第一次见到Bucky的笑容,不太明显,只是微微勾了勾唇角,但Steve觉得那弯起来像猫咪一样的嘴唇和又大又圆的绿眼珠都很漂亮。

Bucky,这名字真的很适合他,Steve暗想,他就像一头有点倔强但还是很惹人喜爱的小鹿,要是能多点笑容就更完美了。

之后他们成了好朋友,不过Steve觉得自己给Bucky带来了更多的麻烦,本来Bucky的性格和口音就是被嘲笑的对象,而Steve自己也因为又瘦又矮经常被坏孩子们欺负,Bucky总会不顾一切地帮他出头,打架几乎成了家常便饭,或许是受俄罗斯战斗风格的影响,他身手干脆利落,再加上“金属手臂”的加成,几乎每次都能把欺负他们的人打个落花流水,对手给他起了个冷酷的名字——Winer Soldier。

没过多久,Bucky妈妈就因为打架的事被叫来学校,她十分生气,狠狠地训斥了Bucky一顿,这让Steve内疚不已。

他躲了Bucky两天,直到被他堵在自家门口。

“我还以为你生病了。”Bucky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有一下没一下地拽书包带子。

“没、没有啊,我妈妈最近上夜班,我得帮着做家务所以有点忙……”

“哦,那你有空了要告诉我,我好无聊。”Bucky嘟起嘴巴,大眼睛似乎能溢出水来,像是在对Steve撒娇。

“呃……我会的。”Steve想着要拒绝,话一出口却是完全相反的回答,特别是在看到Bucky鼓鼓囊囊的小包子脸后——他怎么能拒绝这么萌的小鹿仔呢?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的Steve就这样被Bucky难得的撒娇脸打败了。

Bucky心满意足地走了,Steve半是烦恼半是高兴地目送他离开,回到卧室,他打开桌上的速写本,径直翻到最后一张,上面画着Bucky的脸,他以前经常画风景和卡通,肖像之类的还有些生疏,但是那双细细描绘的眼睛真是像极了Bucky。

Steve摩挲着粗糙的纸面,Bucky的音容笑貌仿若近在咫尺,Steve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扬起来,他会画得更好的。

没过多久,Steve的困扰自动消失了,多亏了Winter Soldier的名声,有胆子挑衅他们的孩子渐渐变少,他们的友谊也随着时间流逝愈加牢固,甚至约好未来要上同一所大学,Steve速写本中Bucky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不多话的Winter Soldier是个很好的模特,Steve怎么画也画不腻。

他们相遇的第三个冬天,Bucky又要搬家了,他父亲的工作地点经常变动,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Bucky一反常态地哭着说不想搬,他偷偷跑到到Steve家里,然后被他妈妈愤怒地揪了回去,她还气急败坏地和Steve的妈妈大吵一架,气头上的母亲们不准他俩再见面。

那几天气温很低,晚上一直在下雪,寒风裹着漫天的雪花疯狂地肆虐着大地,白天才清理干净的地面很快又被积雪覆盖。Bucky不再去学校,他已经办好了转学手续,这一切进行得太快,Steve甚至来不及问Bucky搬家的具体日期,他决定趁着妈妈上夜班去找他,糟糕的天气拖慢了Steve的脚步,他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Steve翻进Barnes家的后院,这个位置正对着Bucky在二楼的卧室,Steve曾无数次站在这里,而这或许是最后一次。他准确地用雪球击中了二楼的窗户,不一会儿,窗帘就被拉开来,Bucky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出现在窗边,他看了看外面,马上难以置信地打开窗户,还揉了揉眼睛,然后惊喜地笑了起来。

Steve对他挥挥手,但没敢说话,声音小了Bucky听不到,大声喊又可能吵醒Bucky的父母,然后被女人的尖叫赶走。

街灯淡黄的光芒洒在莹白的地面上,Steve有了主意,他捡起一根树枝,开始在最亮的雪地上写字:“你什么时候走?”

Bucky整个上半身都探了出来,他俯视着孤零零地站在雪地里的Steve,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焦急地四处查看,几秒钟后,他关上窗户,在结了霜的玻璃上尽可能大地写了几个简单的词:“后天上午”“回家去”。

借着Bucky卧室里的灯光,Steve勉强看清了那几个字,Bucky隔着玻璃注视着他,Steve想了想,又写到:“后天去路口送你,还会见面的,在大学。”

Bucky点点头,右手按在冰冷的玻璃上,Steve笑着比了个幸运的手势,一阵莫名的空虚感突然袭击了他,15岁的Steve无所适从地望着即将离开的好友,他没来由地想起曾经吃过的百香果,似乎又尝到了那酸酸甜甜的味道。他们意味不明的对视着,时间仿佛静止了,纷纷扬扬的雪花堆积在Steve的帽子和肩膀上,一些甚至钻进了他的衣领,但他完全感觉不到寒冷。

上帝没有给他机会再见Bucky,Steve回到家,当晚就发起了高烧,险些丢了小命,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他都浑浑噩噩地在医院中度过。

出院后,虚弱的Steve躺在床上翻看速写本,几乎每一页都是Bucky,不知为何,Steve并不感到悲伤,他知道自己会找到他的,那个在冬日出现又在雪天离开的Winter Soldier,他可爱的小鹿仔。

妄想系队长 RPS CE/384

Chris没想过还能见到Sebastian,他们一起拍完美国队长1,然后就没怎么联系过,他以为Sebastian那个角色就那么结束了,然而面谈时导演告诉他第二部还有这角色很多戏份。

他当然不是对Sebastian有什么意见,正相反,他觉得Sebastian是个很甜蜜的小孩,没错,甜蜜,就是这个放在男人身上有点违和的词,看到Sebastian的第一眼,Chris就这么觉得了。  他高兴时的傻笑、蓝眼睛弯起来的纹路、猫咪一样上翘的嘴唇都如此甜蜜,像一块味道浓郁的太妃糖,Sebastian略有些羞涩的个性,是整块糖里最美味的夹心,每次见到Seb紧张得手足无措或语无伦次的模样,Chris就很想上去尝一口他的味道。

所以Chris不想再见他,他担心某天忍不住会把妄想付诸行动,不论Sebastian的想法如何,这对于两个正在上升期的男演员总归不是一件好事。Chris也说不清为何突然就对Seb这么感兴趣,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自己直的不能再直了,特别是还有个Scott做对比。当然,他对Seb也不是一见钟情那么夸张,两人第一次见面,Sebastian缩手缩脚地像个见到偶像的小孩,说话都有点没底气,让Chris怀疑他怎么能演好剧本中那个有点痞气又像大哥一样守护着Steve的Bucky,但到了正式拍摄的那一刻,Sebastian立即进入了角色,挺拔的军装像是给他施了什么魔法,让他一下就变成了战争时期意气风发又带点悲壮感的军人,以及全心全意支持着Steve的好兄弟。

不过他们还是NG了几次,尤其是Chris跪在箱子上假装自己是小矮子的时候,对方有好几次绷不住笑出来,Chris看着Sebastian还有点肉肉的脸笑得一脸褶子,自己也莫名其妙地跟着笑得停不下来。

两人第一次的拍摄完毕,回去的路上Chris和经纪人聊起了Sebastian,Chris认为他演技还不错,经纪人顺嘴道你应该再看看他演的gay们,老实说Chris很奇怪为什么经纪人会清楚Sebastian演过什么角色,还使用了复数的名词,不过他还是回去找了找。

Chris花了一个晚上跳着看完Kings,剧情无比混乱糟心,但Sebastian那细长条的身材穿西装简直帅爆了,这个时期他的脸胖瘦正好,连腮帮都显得线条优美,又大又长的绿眼睛足够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当电视剧里身着深色军装的Sebastian对着镜头抛媚眼外加舔嘴唇时Chris觉得脑子里冒出了很多奇奇怪怪的场景,比如酷炫总裁与乖巧伶俐的小秘、霸道导演与想上位的小妖精等诸如此类的狗血幻想,Chris被自己源源不断的奇异想法吓了一跳,匆匆浏览完剩下的剧情就爬上床躺平,因为疲惫很快就睡着了,但各色梦境折腾了他一整晚,从办公室激情到变装play,Chris重新体验了一把青春期欲求不满的感觉。第二天Chris带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去拍摄,化妆师一边给他涂上厚厚的遮瑕膏一边嘲笑说我们这又多了一个罗马尼亚人。

幸运的是他和Sebastian的对手戏不算太多,Chris不用连着几个月面对一张可以让自己失控的脸,不幸的是这不多的剧情大部分都在两人“你侬我侬”之间渡过,至少在Chris看来是这样。最糟糕的是救Bucky那场戏,天知道当他看见Sebastian衣冠不整神情恍惚地被绑在手术台上脑海里浮现了多少糟糕的画面,不过他也只能够默默流着口水解开Bucky的束缚,然后小心地把他扶起来,Bucky的头发乱糟糟的,脸上有一些逼真的小伤口,还有干涸的血渍,他看上去就像一只受了伤的小动物,可怜兮兮地眨巴着大眼睛注视着救助自己的人。Chris不受控制地伸手摸了上去,当然他很快反应过来,把这个动作变成了好兄弟式的拍脸,Sebastian有点惊讶,导演很满意。晚上收工回家,Chris又被梦境折磨了一晚,不同的是多了一些控制性情节,基本囊括Chris几十年来了解的所有姿势。

为了把那些莫名其妙的妄想抑制在萌芽阶段,拍摄时期Chris尽力与Sebastian保持距离,再加上Sebastian也总是一副“你是大明星我好尊敬你但不知道跟你聊什么”的表情,直到Sebastian的戏份结束,他们都还仅仅只是友好的同事关系,连去酒吧都不带一起。

可现在又要拍摄美国队长2了,Chris烦恼地叹气,他实在不敢想象要怎跟Sebastian相处,两人差不多两年没见,他却依旧记得初见那张软乎乎的脸咬着嘴唇腼腆地和他打招呼的样子。

他去了酒吧,人群、酒精、喧闹、迷乱,这些应该会让他放松一点,但他没想到上帝那么会开玩笑,Chris坐在吧台旁扫视了一圈,居然瞄到了站在角落里的Sebastian,他靠着墙,周围好几个人在说说笑笑,Sebastian修长的手指夹着一支烟,Chris早就注意到了,那人的手指比一般男人来得纤细修长,Sebastian不时吸一口烟,昏黄的灯光下烟雾缭绕,Sebastian好看的侧脸意外地染上几分陈旧的色调,他挑起嘴角说了些什么,姿态慵懒撩人。Chris目不转睛地窥视着那个方向,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的行为有多么的痴汉。

人群散开,Sebastian向他的方向走来,Chris吓了一跳想躲,又觉得自己没必要这么在意,他偏过头装作没看见Sebastian。几秒钟后,他听到了那人有些紧张的问话:“Chris?”

Chris露出早已准备好的礼貌微笑:“咦,Seb,你也在这?”

Sebastian不自在地观察着吧台上被灯光衬得五光十色的玻璃杯:“嗯,这个 ,我经常来的,你一个人?”

Chris点点头,喝了一口酒:“Seb,美国队长2准备开拍了,他们应该通知你了吧?”

“嗯,我觉得好没真实感。”Sebastian捋了捋头发,嘟嘟囔囔地说,他好像有点醉了。

他的脸还是圆圆的,应该还没开始健身,可爱得让人想捏,Chris又开始胡思乱想,似乎是喝下肚的酒精开始发挥效力了,他晕乎乎地按住Sebastian的肩,然后伸出另一只手在他脸上捏了一把。做完这个动作,Chris愣住了,他们两人都是,Sebastian不可思议地瞪着Chris,而Chris则是半张着嘴不知作何解释。

“Chris,你、你,为什么……”

Sebastian结结巴巴说话的样子真是又有趣又烦人,Chris没耐心等他说完,他捧住Sebastian的脸吻上去,声音消失了,Chris满意地放开他,他发现Sebastian已经全身僵硬,直挺挺地像一尊雕塑,这名为Sebastian的雕塑难以置信地皱着脸,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他无意识地抿了抿湿润的嘴唇,这个动作让Chris再度蠢蠢欲动,可是看到那人雾气朦胧的双眼,他又有点下不去手。

最终Chris投降地放开了他:“不好意思Seb,我大概是喝多了。”

“只是、喝多了吗……”Sebastian的眼角变红了,他委屈地扁着嘴。

Chris想起了小黄鸭,不过Sebastian肯定比它们柔软得多。Chris突然觉得以前谨慎过头了,如果两年的时间都不能让他忘记一个根本算不上熟悉的人,那他还有什么理由逃避自己的真心,Chris做出了决定:“Seb,我可以吻你吗?”

“你喝多了。”

Sebastian闷闷的声音听上去有点生气,Chris忙抓住他的手:“不是的,Seb,我很清醒,我是怕你不高兴。”

“这个,我、我没有,可是,太突然了……”Sebastian的头几乎要磕到吧台上了,“你以前都不怎么跟我说话……”

Chris大笑着搂住Sebastian的肩:“好吧,我会慢慢来的,不是又要一起拍美国队长了么,我们会有很多时间聊天的,亲爱的winter soldi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