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型宇宙罗曼史

练习要做完( מּ,_מּ)

[盾冬][现代AU]假如竹马是WinterSoldier

逻辑被狗吃了
~~~~~~~~~~~

Barnes一家搬来布鲁克林的时候正是冬天,放眼望去全是铺天盖地的白色,细小的雪粒飘落到行人身上,13岁的Steve小脸冻得通红,妈妈拉着他的手路过Barnes家门前,他们正把汽车后备箱的行李往房子里搬。

“看,Steve,这家也有个男孩子呢。”妈妈摇摇Steve的手,指着那幢漂亮的大房子说,Steve一眼就看到那个抱着泰迪熊站在院子中央的小孩,他比Steve高一个头,被厚厚的冬装裹成了一个球,半长的黑发有点凌乱,脸色苍白得像要跟雪景融为一体,衬得大大的黑眼圈格外明显,他面无表情地盯着院子里的雪堆,看上去似乎闷闷不乐。

妈妈带着Steve上前和新邻居打了个招呼,原来他们是从俄罗斯搬来的,黑眼圈小孩名叫Bucky,比Steve大一岁,他和Bucky就算这么认识了。他漂亮的母亲表现得客气而疏离,不过当Steve笑着向她问好时她忍不住抱怨了一下自己缺乏表情的孩子,原来那种僵硬的表情是Bucky的常态。

大人们开始聊些生活琐事,比如说哪条路离市场最近什么的。沉默不语的Bucky独自走到一边,Steve摸了摸口袋,从裤兜里掏出一块巧克力,走过去递到Bucky面前:“给你。”

“不要。”Bucky闷闷地说,目光却黏在巧克力上不愿离开。

“拿着吧,很甜的。”Steve又把手伸过去一点。

Bucky抱紧穿着蓝色外套的小熊不做声,细长的手指把布偶圆滚滚的肚子揉捏得变了形。Steve想了想,拆掉了包装纸把巧克力掰成两半,将大的那一块送到Bucky鼻子底下:“那我们一起吃吧。”

犹豫了一小会,大概是被巧克力的香气所诱惑,Bucky做出一个意想不到的动作,他没有用手去拿,而是直接张嘴咬了一口,褐色的巧克力碎屑粘在他红红的嘴上,Bucky察觉到,伸出舌头舔了舔。

Steve愣愣地举着手,他想起了家里的小狗,也喜欢直接从他手上吃东西,湿漉漉的鼻子拱得他痒痒的。这小孩看着挺不好相处,为什么突然又变得这么可爱,Steve的心像巧克力一样化掉了。

第二次见到Bucky,是在学校的操场上,几个男孩围着他,嘲笑他的俄罗斯口音和长头发,其中一个人甚至开始抢他的书包。

“住手!”Steve想都没想就冲了上去,推了那个动手的孩子一下。

“瞧瞧,这里有人想当英雄呢,啊哈,原来是个小矮子!”那人不屑地瞟了Steve一眼,粗暴地拉住他的衣领,作势要揍他。

由于体质孱弱,Steve比同龄的孩子都要瘦小,遇上这些高年级的男生,更是像个小鸡仔似地被拎了起来,眼看对方举起的拳头就要落在他脸上,Steve反射性地闭上了眼睛。

只听得一声闷哼,Steve感到钳制自己的手松开了,他睁开眼睛,发现刚刚还抓住自己的人扑倒在一旁,地上还有几点血迹。Steve惊愕地看着挡在他身前的人,是Bucky,他的左手还防备性地抬起,上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反着光,他似乎用这只手狠狠揍了那人一拳。

“混蛋,居然敢打我!”被打的孩子爬起来,怒发冲冠地骂道,被惹怒的男孩们正要围上来攻击他们,不远处却传来某个老师的吼声:“干什么呢,那边的!?”

众人顿时做鸟兽散,Steve也忙拉着Bucky跑开。

回家的路上,Bucky居然主动开口说话了:“谢谢,不过你用不着那样做。”

“没关系,反正我也没帮上什么忙。”
他的口音虽然有点奇怪,但声音却意外地柔和,Steve忍不住想多听一点,他想起Bucky手上怪异的光泽:“对了,你左手上装了什么东西吗,刚才你打人的时候闪了一下。”

Bucky吓了一跳似地迅速捂住自己的左臂,阴郁地皱着眉头,不知在想什么,Steve以为他不会回答了。

“矫正器,”Bucky小声说,“不太好看。”

“怎么会,很酷啊!”Steve笑着拍了下Bucky的背,Bucky停下脚步,眼睛睁大了一些,好像有点吃惊,几秒钟后,Steve第一次见到Bucky的笑容,不太明显,只是微微勾了勾唇角,但Steve觉得那弯起来像猫咪一样的嘴唇和又大又圆的绿眼珠都很漂亮。

Bucky,这名字真的很适合他,Steve暗想,他就像一头有点倔强但还是很惹人喜爱的小鹿,要是能多点笑容就更完美了。

之后他们成了好朋友,不过Steve觉得自己给Bucky带来了更多的麻烦,本来Bucky的性格和口音就是被嘲笑的对象,而Steve自己也因为又瘦又矮经常被坏孩子们欺负,Bucky总会不顾一切地帮他出头,打架几乎成了家常便饭,或许是受俄罗斯战斗风格的影响,他身手干脆利落,再加上“金属手臂”的加成,几乎每次都能把欺负他们的人打个落花流水,对手给他起了个冷酷的名字——Winer Soldier。

没过多久,Bucky妈妈就因为打架的事被叫来学校,她十分生气,狠狠地训斥了Bucky一顿,这让Steve内疚不已。

他躲了Bucky两天,直到被他堵在自家门口。

“我还以为你生病了。”Bucky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有一下没一下地拽书包带子。

“没、没有啊,我妈妈最近上夜班,我得帮着做家务所以有点忙……”

“哦,那你有空了要告诉我,我好无聊。”Bucky嘟起嘴巴,大眼睛似乎能溢出水来,像是在对Steve撒娇。

“呃……我会的。”Steve想着要拒绝,话一出口却是完全相反的回答,特别是在看到Bucky鼓鼓囊囊的小包子脸后——他怎么能拒绝这么萌的小鹿仔呢?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的Steve就这样被Bucky难得的撒娇脸打败了。

Bucky心满意足地走了,Steve半是烦恼半是高兴地目送他离开,回到卧室,他打开桌上的速写本,径直翻到最后一张,上面画着Bucky的脸,他以前经常画风景和卡通,肖像之类的还有些生疏,但是那双细细描绘的眼睛真是像极了Bucky。

Steve摩挲着粗糙的纸面,Bucky的音容笑貌仿若近在咫尺,Steve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扬起来,他会画得更好的。

没过多久,Steve的困扰自动消失了,多亏了Winter Soldier的名声,有胆子挑衅他们的孩子渐渐变少,他们的友谊也随着时间流逝愈加牢固,甚至约好未来要上同一所大学,Steve速写本中Bucky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不多话的Winter Soldier是个很好的模特,Steve怎么画也画不腻。

他们相遇的第三个冬天,Bucky又要搬家了,他父亲的工作地点经常变动,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Bucky一反常态地哭着说不想搬,他偷偷跑到到Steve家里,然后被他妈妈愤怒地揪了回去,她还气急败坏地和Steve的妈妈大吵一架,气头上的母亲们不准他俩再见面。

那几天气温很低,晚上一直在下雪,寒风裹着漫天的雪花疯狂地肆虐着大地,白天才清理干净的地面很快又被积雪覆盖。Bucky不再去学校,他已经办好了转学手续,这一切进行得太快,Steve甚至来不及问Bucky搬家的具体日期,他决定趁着妈妈上夜班去找他,糟糕的天气拖慢了Steve的脚步,他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Steve翻进Barnes家的后院,这个位置正对着Bucky在二楼的卧室,Steve曾无数次站在这里,而这或许是最后一次。他准确地用雪球击中了二楼的窗户,不一会儿,窗帘就被拉开来,Bucky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出现在窗边,他看了看外面,马上难以置信地打开窗户,还揉了揉眼睛,然后惊喜地笑了起来。

Steve对他挥挥手,但没敢说话,声音小了Bucky听不到,大声喊又可能吵醒Bucky的父母,然后被女人的尖叫赶走。

街灯淡黄的光芒洒在莹白的地面上,Steve有了主意,他捡起一根树枝,开始在最亮的雪地上写字:“你什么时候走?”

Bucky整个上半身都探了出来,他俯视着孤零零地站在雪地里的Steve,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焦急地四处查看,几秒钟后,他关上窗户,在结了霜的玻璃上尽可能大地写了几个简单的词:“后天上午”“回家去”。

借着Bucky卧室里的灯光,Steve勉强看清了那几个字,Bucky隔着玻璃注视着他,Steve想了想,又写到:“后天去路口送你,还会见面的,在大学。”

Bucky点点头,右手按在冰冷的玻璃上,Steve笑着比了个幸运的手势,一阵莫名的空虚感突然袭击了他,15岁的Steve无所适从地望着即将离开的好友,他没来由地想起曾经吃过的百香果,似乎又尝到了那酸酸甜甜的味道。他们意味不明的对视着,时间仿佛静止了,纷纷扬扬的雪花堆积在Steve的帽子和肩膀上,一些甚至钻进了他的衣领,但他完全感觉不到寒冷。

上帝没有给他机会再见Bucky,Steve回到家,当晚就发起了高烧,险些丢了小命,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他都浑浑噩噩地在医院中度过。

出院后,虚弱的Steve躺在床上翻看速写本,几乎每一页都是Bucky,不知为何,Steve并不感到悲伤,他知道自己会找到他的,那个在冬日出现又在雪天离开的Winter Soldier,他可爱的小鹿仔。